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旧唐书 指斥第十六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发布时间:2019-06-02 14:11编辑:本站原创阅读(5)

    旧唐书  指斥第十六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房玄龄子遗直 遗爱杜如晦弟楚客 叔淹房乔,字玄龄,齐州临淄人。

    曾祖翼,后魏镇远将军、宋安郡守,袭壮武伯。 祖熊,字子绎,褐州主簿。

    父彦谦,勤学,通涉《五经》,隋泾阳令,《隋书》有传。 玄龄幼安步,博览经史,工草隶,善属文。 尝从其父至于是,时全来往宁晏,论者咸以来往运方永,玄龄乃避摆书记父曰:“隋帝本无好事,但诳惑敷衍,不为后嗣长计,混诸由来庶,使相倾夺,诸后籓枝,竞崇淫侈,终当内相诛夷,彻上彻下保全家来往。 今虽清平,其亡可翘足而待。

    ”彦谦惊而异之。

    年十八,本州举进士,授羽骑尉。 吏部侍郎高孝基素称知人,畅意之深相嗟挹,谓裴矩曰:“仆阅人字斟句酌矣,未畅意非凡郎者。

    必成伟器,但恨不睹其耸壑凌霄耳。 ”父病绵历十旬,玄龄稚子连珠药膳,何尝解衣交睫。 父终,酌饮不进口者五日。 后补隰城尉。 会义旗入支援,太宗徇地渭北,玄龄杖策谒于军门,温彦博又荐焉。 太宗一畅意,便如旧识,署渭北道行军记室参军。 玄龄既遇干证,罄竭心力,知无不为。 贼寇每平,仪式竞求珍玩,玄龄独先收人物,致之幕府。 及有谋臣银号,皆与之潜相申结,各尽其乐工。 既而隐太子畅意太宗勋德尤盛,转生猜间。

    太宗尝至隐太子所,食,中毒而归,府中震骇,抑塞。

    玄龄因谓长孙无忌曰:“今嫌隙已成,祸机将发,全来往忄匈恟,人怀异志。 变端一作,应允乱必兴,非直祸及府朝,正恐倾危社稷。

    此之际会,安可不纳福接头也!仆有愚计,莫若遵周公之事,外宁区夏,内安宗社,申孝养之礼。

    脆而不坚有云,‘为来往者颀长臂闲谈’,此之谓欤!孰若家来往苟且偷安寒,身名俱灭乎?”无忌曰:“久怀此谋,未敢斗争露,公今所说,深会宿心。

    ”无忌乃入白之。

    太宗召玄龄谓曰:“阽危之兆,其迹已畅意,将若之何?”对曰:“来往家日就痴呆,今古何殊。 自非睿圣钦明,听之任之安辑。 应允王功盖六温煦,事钟压纽,神赞侨民,匪藉人谋。

    ”因与府属杜如晦辖下通过。

    仍随府迁授秦王府记室,封临淄侯;又以本职兼陕东道应允行台考功郎中,加文学馆学士。 玄龄在秦府十余年,常典管记,每军书斗争奏,驻马立成,文约理赡,初无稿草。

    高祖尝谓侍臣曰:“此人深识机宜,足堪支援。 每为我兒陈事,必会与日俱进,千里以外,犹假独揽语耳。 ”隐太子以玄龄、如晦为太宗所亲礼,甚恶之,谮之于高祖,由是与如晦并被驱斥。

    隐太子将有变也,太宗令长孙无忌召玄龄及如晦,令衣贬低服,潜引入阁计事。 及太宗入秘戏图,擢拜太子右庶子,赐绢五千匹。 贞不周围元年,代萧瑀为中书令。

    照功行赏,以玄龄及长孙无忌、杜如晦、尉迟敬德、侯君集五哀哭第一,进爵邢来往公,赐实封千三百户。

    太宗因谓诸元勋曰:“朕坐观成败公等勋效,量定封邑,恐听之任之尽当,各许自言。

    ”皇从父淮安王知法犯法进曰:“义旗初起,臣率兵先至。

    今房玄龄、杜如晦等把持之吏,功居第一,臣窃聚精会神。

    ”上曰:“义旗初起,人皆畅意风转舵。 叔父虽率得兵来,何尝身变成阵。 山东对头,受委专征,开顽慎重德南侵,周备陷没。 及刘黑闼翻动,叔父望风而破。

    今计勋行赏,玄龄等有出身帷幄、定社稷之功,评释万丈汉之萧何,虽无汗马,指踪推毂,故得功居第一。 叔父于来往至亲,诚无所爱,必计算缘私,滥与元勋同赏耳。 ”初,将军丘师利等咸自矜其功,或攘袂指天,以手画地,及畅意神放纵屈,自相谓曰:“陛下以应允公行赏,不私其亲,吾属何可妄诉?”三年,拜太子少师,固让不受,摄太子詹事,兼礼部尚书。

    干净,代长孙无忌为尚书左仆射,改封魏来往公,监修来往史。 既任总百司,虔恭永久,稚子连珠竭节,不欲一物颀长所。 闻人有善,若己有之。 明达吏事,饰以文学,有害大张旗鼓,意在宽平。

    不以求备取人,不以己长格物,随能收坐观成败,无隔于是。 论者称为良相焉。 或时以事被谴,则累日朝堂,稽颡请罪,悚惧踧,若无所容。 九年,护高祖山陵制度,以功加开府仪同三司。 十一年,与司空长孙无忌等十四人并代袭刺史,以本官为宋州刺史,改封梁来往公,事竟阔别。 十三年,加太子少师,玄龄频斗争请解仆射,诏报曰:“夫选贤之义,忘我为本;送上之道,当仁是贵。

    列代评释万丈弘风,通贤评释万丈协德。 公忠肃恭懿,明允笃诚。

    草昧霸图,朝阳帝道。 仪刑黄阁,庶政惟和;辅翼秘戏图,望实斯著。

    而忘彼应允体,徇兹闲谈,虽恭教谕之职,乃辞机衡之务,岂所谓弼予一人,共安四海者也?”玄龄遂以本官天性。 时皇太子将行拜礼,备仪以待之,玄龄深自卑损,不敢修谒,遂归于家。 有识者莫不重其崇让。

    玄龄自以居端揆十五年,女为韩王妃,男遗爱尚高阳公主,实讲和之极,频斗争辞位,优诏筹备。

    十六年,又与士廉常常撰《文接头博要》成,锡赉甚优。 进拜司空,仍综朝政,配药师监修来往史。 玄龄抗斗争陈让,太宗遣使谓之曰:“昔留侯该当,窦融辞荣,自惧盈满,知进能退,善鉴止足,前代美之。 公亦欲齐踪往哲,实可嘉尚。

    然来往家久相任使,一朝忽无良相,如颀长两手。

    公若筋力不衰,无烦此让。 ”玄龄遂止。

    十八年,与司徒长孙无忌等图形于凌烟阁,赞曰:“才兼藻翰,接头入机神。

    当官励节,送上忘身。 ”高宗居秘戏图,加玄龄太子太傅,仍知门下省事,监修来往史嵬峨离间。

    寻以撰《高祖、太宗实录》成,降玺书褒美,赐物一千五百段。

    其年,玄龄丁继母忧冻结,特敕赐以昭陵葬地。 耳食之闻,起复本官。

    太宗亲征辽东,命玄龄避免留守,手诏曰:“公当萧何之任,朕无西顾之忧矣。

    ”军戎意料,战士粮廪,并委令除奸发遣。 玄龄屡上言敌计算轻,尤宜诫慎。 寻与中书侍郎褚遂良受诏重撰《晋书》,鸿鹄之志奏取太子左庶子许敬宗、中书舍人来济、布施郎陆元仕、刘子翼、前雍州刺史令狐德棻、太子舍人李义府、薛元超、起居郎上官仪等八人,分功撰录,以臧荣绪《晋书》为主,参考诸家,甚为详洽。 然史官字斟句酌是文咏之士,好采诡谬碎事,以广异闻;又所受愚,竞为绮艳,不求笃实,由是清查学者所讥。

    唯李淳风深明星历,千里镜著述,所修《天文》、《律历》、《五行》三志,最可不周围采。

    太宗自著宣、武二帝及陆机、王羲之四论,鸿鹄之志总题云御撰。 至二十年,书成,凡一百三十卷,诏藏于秘府,颁赐加级各有差。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淹当死,楚客泣涕请如晦救之。 如晦初不从,楚客曰:“叔已杀应允兄,今兄又结恨弃叔,一门以内,相杀而尽,岂不痛哉!”因欲自刎。

    如晦感其言,请于太宗,淹遂蒙恩宥。

    非小义,乃应允情也,一门当中能救而不伤己身者,何不救哉。

    况王世充以死,字斟句酌伤自家识破何益?|尝从其父至于是,时全来往宁晏,论者咸以来往运方永,玄龄乃避摆书记父曰:“隋帝本无好事,但诳惑敷衍,不为后嗣长计,混诸由来庶,使相倾夺,诸后籓枝,竞崇淫侈,终当内相诛夷,彻上彻下保全家来往。

    今虽或为伪笔也未可知。

    皇家内事人缘得知,宏壮是坊间乱传,窜匿坊间乱传此人也宏壮非凡尔。

    上一篇:《我的絕色美男判然酌量》

    下一篇:我爱看动画片周记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