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第九十八章 这就有点尴尬了司礼监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4 21:5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92)

    第九十八章 这就有点尴尬了司礼监最新章节

    就这么过了一会,良臣觉得不能过于安静,这样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气氛,这个东西,是很重要的。 正规松骨,也要有正规的气氛。

    小爷花了钱,总得享受全方位的服务吧。 于是,良臣睁开眼,一边感受着姑娘的纤手,一边夸道:“姑娘,你手艺蛮好的,干这个有年头了吧?”“嗯,三年了。

    ”姑娘笑了笑,伸手扶良臣起来,“转过来吧,我给你按按前面。

    ”“好。

    ”良臣很听话的转过身来,笑咪咪的看着人家姑娘。 姑娘一边给良臣按胳膊,一边笑着说了句:“你好小噢,该不会是偷了家里钱出来的吧?”“怎么会呢?我像是那种败家子么?”良臣嘿嘿一乐,“再说我不小啊。 ”说这话时,良臣的视线不是落在人家姑娘脸上,而是落在自己身上。

    姑娘见了,笑了笑。

    这一笑,让良臣品出点味道来,想到前世常被自己揩油的那些技师,不由有些胆大起来,装作无意,将手放在了人家姑娘大腿上。 姑娘不知道是没发现,还是认为良臣真小,没当一回事,反正只在那认真的替良臣按着,没有将那只手移开。

    别说,这姑娘手艺还真不错,力道也足,良臣被她捏得很是神清气爽。 换另一只手时,姑娘需要翻过良臣的身子。 良臣故意将身子往上挺了挺,姑娘发觉了,却没生气,而是嗔羞的“呸”了良臣一下:“老实点,莫要乱动。

    ”“我没乱动啊。

    ”良臣一脸无辜的样子。

    “小滑头。 ”姑娘没有理他,想来是常被揩油,已经习惯了。 这让良臣有点无趣,套路般的问道:“你多大了?”姑娘随口道:“十九。

    ”“十九姑娘一朵花,这话真不假。 ”良臣嬉皮笑脸的,“掌柜的说你是扬州人,怎么我没听出来啊?”这话,良臣说的是事实,因为他前世就是扬州的,但这姑娘说话却听不出半点乡音。

    也正因为是扬州人,所以,他才会那么恨满州人,以致于在茶铺明知不可为,还是控制不住自己,骂了那些建州女真,结果被人家训得跟孙子一般。 “你也是扬州的啊?”姑娘一脸惊讶,却是不相信。 良臣点头,用扬州话道:“嗯哪,我老家宝应的。 ”“宝应啊?离我家不远哎,我家是射阳湖那的。 ”姑娘是既意外,又惊讶,更多的却是高兴。 因为她在京里几年都没有遇见一个家乡人。 良臣也很高兴,他乡遇老乡,还是个姑娘,他能不开心么。

    既然是老乡,两人聊得就多了,从家乡的风景聊到特产,再聊到风俗,不知不觉,姑娘已经给良臣按下面了。

    两腿被揉捏的滋味很是酥人,但因为人姑娘是老乡,良臣倒不好意思再做什么小动作。

    本来是准备调节下气氛,上下其手一番的,这会倒真成了单纯聊天。

    不过这样也好,良臣本就是要做回圣人的。 “你一天要做多少客人啊?”“生意好的时候七八个,不好的时候只两三个。

    ”姑娘朝良臣噘噘嘴,“你是今天第一个呢。 ”“那挣的钱和掌柜怎么分?”“对半。

    ”“那算下来挣的不多啊,这活蛮苦的,你为什么不换个事做做呢。 ”良臣正说着,突然隔壁房传来了让人脸为之一红的声音。 尴尬,良臣没想到这客栈的隔音效果这么差。

    一对狗男女!不知道隔壁有人吗!呸,真是晦气,良臣突然想到自己貌似有点衰啊,进京之后就不断的听人墙角根。 先是被动的听了侯二和巴巴,再是提心吊胆的听那朱常洛和西李,当然,这两人没成事。 今儿难得想做回圣人,老实舒松一下筋骨,这耳朵也不得清净。

    唉,老天爷,你到底何时才能给我放个假呢。

    良臣很尴尬的看着人姑娘,因为小兄弟又给他出洋相了。 毕竟,隔壁的情景剧实在是太鲜活,立体声道,让人如置身其中。

    姑娘的手不动了,她脸红了下,低声道:“难受?”“嗯。

    ”良臣也是脸红。

    姑娘笑了起来,这种情况她遇到的多了,便道:“要不等会我帮你叫个姐姐过来?”“不用了。

    ”良臣摇了摇头,盯着姑娘的脸看,“别人没兴趣,你肯的话,我蛮高兴的。

    ”“我不做那种事的。

    ”姑娘将头低了下去,“叫掌柜知道不好。 ”“偷偷的,不出声,他又不知道。

    ”良臣心中渴望,抓住人姑娘的手,“我给你双份钱。 ”姑娘没吱声,良臣心痒痒,近乎央求道:“实在不行,你躺下,我帮你按按,保证不乱来。 照样给你双份钱,行不,老乡?”姑娘挺犹豫的,良臣也没抱多大指望,没想她却“嗯”了一声。 良臣大喜,便要让姑娘躺下,他的双手已经饥渴难耐,诲气的是,楼梯却传来宋献策的声音:“哥几个,有话咱进屋说行不行?”话音刚落,就听“哎呀”一声,然后便听到有人倒地的声音。 有人恶狠狠的在叫:“打,给我狠狠打!”良臣一惊,顾不得人姑娘了,翻身下床穿起鞋子推门就奔了下去。

    只见,二楼楼梯处,四五个汉子正围着宋献策猛揍。 亏宋献策拥有铁塔般的身子和沙锅大的拳头,这会,竟然被打得只知抱着头蹲在那,浑然不敢反抗。 良臣愣住了,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亏大了。 早知道宋献策这家伙是个草包,自己何苦要花钱消灾呢。 这世上,不怕人壮,就怕人跟自己一样怂啊。 “住手!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打人!”不管宋献策多么不中用,自己多么亏,良臣都不能眼看着他们揍宋献策。 他“勇敢”的站了出来,因为他觉得这似乎是一个拉近他和宋献策彼此关系的好机会。 当然,前提是这个宋献策真是那个“宋矮子”。

    这一幕,也算怂人救怂人。 良臣这一声喝喊,字正腔圆,外加中气十足,所以,那几个正在揍宋献策的汉子不约而同的住了手,然后,转身看着站在楼梯上的良臣。

    等发现不过是个少年,几人心下一松。 “你怎么在这?”宋献策捂着肿的老高的脸,望着良臣,一脸尴尬的同时,也是一脸困惑。 “小家伙,不要多管闲事,走开,这没你的事!”一个为首的青年朝宋献策一指,“呸”道:“这人就是个骗子,骗钱不说,还骗我兄弟净身入宫,想要他断子绝孙,你说他该打不该打!”“他娘的,活见鬼了,这骗子竟然说我骨骼精奇,命中有大富贵,进宫之后肯定能发达。

    要不是我哥及时拦着我,我差点就信了他的鬼话去东四胡同找小刀刘!”苦主是一个胖子,二十出头的样子。

    想想不解气,抬腿就狠狠踹了一脚宋献策。 良臣的一张嘴已经成了“o”形,脸涨得通红,拳头握得紧紧,因为,他也很想痛揍宋献策一顿。

    发现良臣的样子不对,宋献策心里发慌,冲他讪笑一声,然后抬头看着那胖子,一脸诚恳道:“小兄弟,我不是诓你,你命中真是与宫中有缘啊!...我替人算了半辈子命,相了无数人,还从没有走眼的时候,你若不信,去找小刀刘净了身入宫,看我宋某人是不是诓你!”我。

    上一篇:455 处理难道我是神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