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职业教育迎来黄金发展期 万亿元市场蓄势待发

发布时间:2019-06-26 13:05编辑:本站原创阅读(96)

    职业教育迎来黄金发展期 万亿元市场蓄势待发

      政府工作报告把“职业教育”摆在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万亿市场规模的职业教育将迎来快速发展契机。

    从目前情况看,发展职业教育仍然需要破解“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等难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面向社会需求、以就业为导向的教育,职业教育是整体教育体系中最适合社会资本进入的领域。 要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同时避免社会资本一味逐利,关键在于要建立现代职业院校制度。

    需要探索建立合理的办学模式和办学制度,而不是由资本直接办学。

      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从失业保险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用于1500万人次以上的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

    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既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也是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战略之举。 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

    扩大高职院校奖助学金覆盖面、提高补助标准,加快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

    改革高职院校办学体制,提高办学质量。 中央财政大幅增加对高职院校的投入,地方财政也要加强支持。 设立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奖学金。

    支持企业和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

    要以现代职业教育的大改革大发展,加快培养国家发展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

      全国政协委员、奥克股份董事长朱建明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除了超乎预期的“减税降费”力度,让他颇为意外的是“职业教育”。

    “政府工作报告中职业教育部分篇幅很长、力度很大,符合当前产业结构升级改造和扩大就业的需要。

    ”  2018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教育占比%;今年在公共事业支出缩减的情况下,教育支出不减反增,占比将达到%。 财政部编制的201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报告明确了投向,中央财政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专项资金安排亿元,增长%。

    这显示出国家对于职业教育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寄予了厚望。   职业教育板块处于政策红利期,国联证券测算,至2020年,职业教育市场规模将从2015年的4535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6000亿元以上。

    其中,学历职教市场规模2020年将达到1976亿元,非学历职教市场规模明年将突破40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2023年中国中等职业教育行业发展模式与投资前景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至2020年,职业教育非学历教育规模将从3160亿元扩大至9859亿元,增幅达200%。

    近万亿元市场正蓄势待发。

      高技能人才严重匮乏  对于职业教育摆在如此重要位置的原因,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员姜大源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提出应对新形势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稳就业成为六稳之首,而职业教育正是稳就业的最好抓手。   3月12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张纪南在两会“部长通道”接受采访时说,今年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但一些情况要引起重视。 比如,就业的结构性矛盾凸显,招工难和就业难并存。 高技能人才短缺,求人倍率一直大于2。

    就是说一个高技能人才有两个以上的岗位等待他。   全国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劲波指出:“我国高技能人才储备量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不匹配。

    根据人社部2018年的相关数据,有技能劳动者亿人,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高技能人才有4791万人,仅占技能劳动者总数的29%。 高级技工的求人倍率甚至达到2以上的水平。

    技能劳动者比例偏低且结构不合理,高技能人才严重匮乏,已成为制约中小企业用工需求扩大的重要瓶颈。 ”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金融职业学院院长郑亚莉在调查中发现,在国际市场,像吉利汽车这样的企业,对优秀技术人才需求的迫切性,在某种程度上已高于对资金和技术等方面的需求。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泰州市市长史立军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历程,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大国。

    要想实现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跨越,必须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打造一支高素质的产业工人队伍。   针对国内集成电路行业人才缺乏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闫傲霜建议,加强集成电路人才培养和人才队伍建设,有条件的职业教育机构要着手培养微电子产业的实用型技能人才。   职业教育关乎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满足产业需要,同时也是一个民生问题。 姜大源介绍,亿农民工中70%-80%只有初中和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因为缺乏一技之长,收入水平很难提高。   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  2019年2月,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指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上述实施方案提出,要发挥企业的办学主体作用,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各级人民政府可按规定给予适当支持。

    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培训,鼓励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职业院校和各类职业培训机构。 建立公开透明规范的民办职业教育准入、审批制度,探索民办职业教育负面清单制度,建立健全退出机制。   史立军认为,从推进职业教育产教融合的实践看,仍存在企业参与积极性不高、校企协同不力等方面短板。 具体表现为:在没有具体可操作的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前提下,联合培养学生并未成为企业必须履行的一项社会责任;有些企业投入了资金或设备,与学校合作共建实训基地,联合培养学生,但因学生平时实训不足,导致其技能水平与企业要求存在差距,而企业的投入难以“产出”。

      国金证券教育行业吴劲草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在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方面,企业与学校可以联合建立实训机构,探索人才培养机制。

    此外,政府或进一步支持学历类职业教育学校的发展。 如中职院校、技师学院、高职等职业教育学校。

    这一类学校民办占比有望逐渐提高。   全国人大代表、盐津铺子董事长张学武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中国制造业将持续向智能制造方向发展,对技能型人才需求将持续增加。

    发展现代职业教育,建议高度重视技能领域发展研究及技能人才需求,以此为基础推进职业教育专业设置、学科设置及招生设置,从而保证职业教育的有效性以及供需平衡。

    同时,建议通过政策引导,大力推进学校、培训机构、企业的深度合作,三方在课程设置、教师资源共享、培养模式选择、实践操作等方面构建强有力的资源互补,发挥合力共同推进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黄望明从事铁路客车车辆检修工作已30年,先后发现了3000多处安全隐患,排除危及行车安全的重大故障200余件。 在同一线技术工人研讨破解难题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未来铁路发展对技能人才之忧。

    “如何让更多年轻人真正愿意吃上‘技术饭’任重道远。

    ”黄望明提出建议,希望完善高技能人才的激励和保障机制,改进对技能人才的评价体系,着力解决人才评价中唯学历、唯职称、唯论文等问题,打通高技能人才与工程技术人才职业发展通道,支持符合条件的高技能人才申报工程系列专业技术职称等。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上一篇:实丰文化关于使用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到期赎回的公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