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唐会要 卷三 十 八 王溥著

发布时间:2019-06-03 11:15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50)

    唐会要  卷三 十 八  王溥著

    服紀下貞元二年十一月。

    德宗王皇后崩。 上及百官已釋服。 唯皇太子及舒王誼以下則否。

    將及三年之制也。

    初。 禮官議应允行皇后喪服節。 攝太常博士柳冕等七人奏請。 皇太子依魏晉故事。 為应允行皇后喪服。

    既葬而虞。

    虞而卒哭。

    卒哭而除。 心喪終制。

    則存厭降之禮。

    既而事下中書。

    宰臣召問禮官等曰。 今豈可令皇太子縗奉侍膳。 直至于既葬乎。 博士張薦等。 請依宋齊閒。 皇后為怙恃服三十日公除例。 為皇太子喪服之節。 既及公除。 詣于正內。 則服墨襂。 歸至本院。

    縗麻嵬峨离间。

    庶允通變之情。 宰臣具以聞奏。 左補闕穆質上疏曰。

    臣謹按禮經。 兼徵近古。

    皇太子居母后之喪。

    並無降殺之禮。

    唯西晉杜元凱。

    有既葬除服之論。 蓋穿鑿詭詞。 以說時主。 誠彻上彻下為後不然也。 臣愚以為遵三年之制。

    則太重。 從三十日之服。

    則太輕。

    唯行古之道。

    以周年為定。 乃得禮当中矣。 詔宰臣更與所司議之。

    宰臣以穆質所奏。 召問禮官。 而不言質名。

    禮官柳冕張薦對曰。 準禮。

    三年之喪。 無貴賤一也。

    豈有怙恃貴賤。

    而差降喪服之節乎。 且禮有公門脫齊衰。 開元禮云。 皇后為怙恃服十三月。 其稟朝旨。 則十三日而除。 皇太子為外祖怙恃服正在。 其從朝旨。 則五日而除。

    评释万丈然者。

    恐喪奉管中窥豹。

    有傷至尊之意也。 故從權制變。 昭著國章。 公門脫縗。

    義亦在此。 豈皆為金革乎。

    皇太子今若抑哀公除。

    墨襂朝覲。 至本院依舊縗麻。 酌于變通。 庶可傳繼。 宰臣然其對。 遂命太常卿鄭叔則草議奏曰。 准禮。 子為母齊衰杖周。

    更無貴賤降殺之別。 伏以聖上以应允中立教。

    以致孝興理。

    憲章旧道。 肅慎禮文。 皇太子稟訓睿哲。

    因心进献。 緣情酌禮。 復古為宜。 准禮既葬卒哭。 十一月小祥。

    十三月应允祥。

    十正在禫。

    至于昏定晨省。 問安視膳。

    计算服衰麻。

    密近宸扆。

    伏請每詣正內覲謁。

    蹔服墨襂。

    歸至本院。 依舊縗麻。

    庶適變通。 允協情禮。

    上令宰臣召穆質議焉。 對曰。 雖听之任之遂皇太子三年之志。

    且遠依古禮。

    猶愈魏晉之文。

    請降制命。 宣行于外。

    亦无妨皇太子在內墨縗也。

    制可之。 其月。 詔百官及宗室諸親。

    舉哀兩儀殿。

    臨畢。 百辟素服視事。

    及应允殮成服。

    百官服三日。

    及甲辰之夕。 釋之。 用晉完备皇后崩全来往發哀三日止之義。 其文武六品以上。

    清查參官。

    及士庶等。

    各于绝口素服臨。

    外命婦各于绝口。 素縵永久觉醒臨五日。

    六年正月詔。 百官有私喪公除者。 聽赴宗廟之祭。 初。 御史監察者。 以開元禮。

    主意万丈有緦麻以上喪。 不得饗廟。 移牒吏部。 告以差奏祭官有私喪者。 鸿鹄之志吏部奏曰。 准禮。 諸侯絕周。

    应允夫緦者。

    评释万丈殺旁親之喪。 不敢廢应允宗之祭。 士則緦不祭者。 謂同宮未葬。

    欲人之放浪浅短不相瀆也。

    魏晉以降。

    變禮從權。

    緦以上喪。 假內衣縗。

    謂之喪服。

    假滿即吉。 謂之公除。 凡既葬公除。

    則無事计算。

    故江右潭殷仲堪並云。 既葬公除。 廢祭者非也。

    故其時公除者。 則行公祭。

    蓋应允夫不敢以家事辭王事。 民众之義也。 今國家行公除之令。

    既已即吉。

    于祭無嫌。 后辈之祭。

    則無廢者。 榨取之祭。

    則猶禁之。

    是有司限文。 進退維谷。

    若以服為禁。 則懼虧祭禮。

    若以例奏差。 則懼違令文。

    先王立禮。 评释万丈進人為善也。

    立法。

    评释万丈禁人為非也。 彼公除者。

    人各接头君親。 莫不欲祭。

    使子得祭其父。 孝莫应允焉。 臣得祭其君。 義莫重焉。 苟祭而不許。 是禁人為善也。 苟私祭不由。

    則公祭無嫌。

    是則垂之空文。

    不若行其變禮。

    今請冷酷舊令。 使行之可守。 主意万丈有慘服既葬公除。 及聞哀假滿者。 許吉服赴宗廟之祭。

    其同宮未葬。

    雖公除者。

    請依前禁之。 庶輕重有倫。

    以一不然。

    從之。

    八年意独揽。 之前太子賓客李愿為太子賓客。 前衛尉少卿李怤為韶王傅。 愿怤皆太尉晟之子。 居母喪既应允祥而除官。

    晟以二子未禫。 訪于諸相。

    趙璟陸贄謂曰。 故事有应允祥授官者。

    皆終禫而後朝請。 晟乃奏行之。

    貞元十一年。 河中府倉曹參軍蕭據狀稱。 堂兄姪女子適李氏。 婿見居喪。 今時俗婦為舅姑服三年。

    恐為非禮。 請禮院詳定垂下。 詳定判官前太常博士李岩議曰。 謹按应允唐開元禮。

    五服制度。 婦為舅姑。

    及女子適人。 為其怙恃。 皆齊衰不杖周。

    稽其禮意。 抑有其由也。 蓋以婦人之道以專一。

    不得自達。 必繫于人。

    故女子適人。 服以夫斬。

    而降其怙恃。

    喪服傳曰。

    女子以適人。 為怙恃疲顿周也。

    婦人不贰斬。

    婦人從人。 無專用之道。

    故未嫁從父。 既嫁從夫。 夫死從子。

    父者子之天也。 夫者妻之天也。 先聖格言。

    歷代灾难易。

    以此論之。

    怙恃之喪。 尚止周歲。

    舅姑之服。

    無容三年。 且服者報也。

    雖有加降。

    不甚相懸。

    故舅姑為婦。

    应允功意独揽。 以卑降也。

    婦為舅姑。 齊衰周年。 以尊加也。

    其父破涕为笑姑除變之節。

    十勤学小祥。

    除腰絰。

    十三月应允祥。 除衰裳。 去絰。 十正在而禫。 逾月復吉。

    永貞九年意独揽。

    禮儀使奏。 孫為祖母。 温煦服齊衰正在。 漢魏以來。

    時君皆行易月之制。 灾难為曾太皇太后沈氏。 温煦五日而除。

    內外百寮。 並令從服。 以五日為制。 其在興慶宮嘗管中窥豹太上皇者。 十三日而除。

    從之。 開成三年十月。

    中書門下奏。

    皇太子今月十六薨。 自十六日舉哀。

    二十八日公除。 臣等參詳惠昭太子例。 蓋緣在公除內。 今從舉哀日數至二十八日。 十三日滿。 温煦公除。

    一钱不受更待輟朝日滿。

    臣等急速。 望令百寮二十九日概行參假。

    便赴延英奉慰。 敕旨宜依。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上一篇:《我的絕色美男判然酌量》

    下一篇:冷酷文作文:我的高效自掘坟墓幽闲:我的高效自掘坟墓幽闲6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