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作家谈诗歌困境:缺乏对生命的追问

发布时间:2019-05-14 21:54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25)

    讲一讲舌尖上的诗歌,也是为了传承我们在文学上的人生观。

    打通因为深圳浓郁的商业化堵塞的诗歌的任督二脉,让诗歌回到精神的殿堂,让诗歌回到人性的原有的位置。

    6月5日上午,主题为舌尖上的诗歌的深圳学术沙龙活动在市社科院进行,该项活动由市社科联举办,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承办。 深圳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所长王为理、研究员张军、作家陈小澄、五味子、陈浩、顾亚峰、王飞跃等人在研讨会上作了重点发言。

    他们认为,置身于当代特定的文化历史语境,人的生存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 诗人们虽也坚持创作,并且表面上呈现了一派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纷繁的诗歌:废话写作、下半身写作、梨花体写作、犬儒写作、羊羔体写作、新红颜写作等,但因缺乏对人们生存本质的透彻,一些人感到空幻、无着和寂寞。 无思想、不思想,构成了当今诗歌写作的真正困境。

    开启解构诗歌的新时代任何时代的诗歌都是关于人、人的生存方式、人的存在境遇的叩问,关于人生价值与意义的探寻。

    只不过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解答和不同的艺术传递,也因此形成人的诗意哲学的心灵史。

    张军认为,中国当代诗歌经历了四代发展过程:第一代是以中国民族传统文化为基础的正统诗歌,按时下讲,是主旋律诗歌,以闻捷、贺敬之等建国后30年的诗人为代表;第二代诗人则是改革开放伊始,借鉴西方现代派手法而出现的朦胧诗,以北岛、舒婷、顾城为代表;第三代诗歌是1986年由安徽《诗歌报》和《深圳青年报》联合举办的诗歌大展上而涌现出来的一批具有反叛精神的新诗人,以于坚、韩东、杨黎、李亚伟为代表。 而第四代诗人是以1989年为分界线的知识分子写作、民间写作、第三条道路写作、完整性写作四大诗歌写作群体的诗人,他们诗歌写作特点更多体现的是游戏态度、炒作表演、娱乐精神。

    诗歌形成强烈思维反差诗人身陷社会文化历史转型的巨大漩流中,一切都在变动。

    心灵与身体的不断分离导致自身的不和谐,所以焦虑感、不安全感等情绪才会愈演愈烈。 舌尖上的诗歌不仅是上面的口语诗,还包括了口水诗、废话诗、以及白话羊羔体。

    如沈浩波的《一把好乳》、《朋友妻》等亦皆是对性心理、性欲望的铺展,如他的《一个女人的两次日记》即是以性欲为中心的白描。

    纯粹有意的揭示性事,而且充满着窥淫癖的心态。

    而著名诗人赵丽华的几段废话诗如《一个人来到田纳西》在网络上创造了几十万的点击率。 这是诗歌,还是废话?还是口水诗?在网易、天涯等各大网站论坛曾经掀起一股久违的不同的诗歌议论。

    张军等人认为,这样的诗其实不是成品,是实验品。

    或者说,这些诗完全是作者的炒作。 诗歌缺乏对生命的追问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对物质的追求难免对精神产生一种挤压作用,但诗歌应该坚持对现实的批评精神,王为理博士在谈到当代诗歌时这样认为。

    当代诗歌就是缺乏对生命的追问,对哲学的思考。

    张军认为,现代诗歌的困境,是现代人生存的困境,也是社会文化转型的历史困境。

    但就诗歌本身来说,则是写作的诗化哲学贫困。 为此,诗人对当今人生需有哲学的思考和观照。

    为了化解人生存的艰难与窘迫,可以从三个维度进行探索:第一、折返内心,重塑心灵,对抗物质对精神的挤压;第二、亲近自然,回归自然,从自然中汲取爱的源泉和生命的力量;第三、从世俗的日常生活中,发掘潜在的诗意,追求灵魂的超越。

    作家五味子认为,诗人的目光必须关注现实生活,反映大多数人的心声,这样的作品才能不朽。

    非常遗憾的是,很多人沉迷与于个人感受,这是诗人的堕落。 作家陈小澄表示,无论是什么体,诗歌创作,必须心灵上先产生强烈感觉,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结合,诗歌才能优美,才能传承下去。

    (记者王光明图/文)本文链接地址:。

    上一篇:作家称将再住长白山10年护熊

    下一篇:作家郁达夫的生死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