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反实证主义的自然主义

发布时间:2019-06-10 14:32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97)

    反实证主义的自然主义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巴斯卡()实在论自20世纪70年代产生,经历了五个发展阶段。 从最开始的超验实在论,历经批判自然主义、解释性批判理论,到辩证批判实在论、超验辩证批判实在论,每个阶段有着不同的理论重心。

    如超验实在论是对科学哲学给出新的阐释,批判自然主义则以新的视角探究社会科学,解释性批判理论集中对事实—价值问题作出完全不同的理论解释。

      在方法上,巴斯卡的实在论以因果阐释法取代源于实证主义的演绎的理论化方法。

    后者之所以会被代之,原因在于演绎法所预设的贫乏的本体论,它要求必须设计一个封闭体系,而这必然会引起一系列可疑的、反直观的推论。

    巴斯卡实在论一开始就是力图为科学哲学与社会科学的实在论立场进行辩护,他强调,那些有着本体论地位的关于真实对象的陈述,根本不能被还原为认识论上的有关认知对象的陈述,否则就是一种“认知谬误”。

      三类实在  巴斯卡的实在论确立了实在的深度模型,并区分了三种基本实在领域,即经验的、现实的与结构的实在。 经验实在就是被人类理解为感觉材料的世界,现实实在就是经验现象的世界,这里的经验现象包括为人类所经验的及未被人类经验的现象。

    巴斯卡的实在论立场处于经典经验论与经验实在论的对立面,它们要么主张只有感觉或感觉材料才构成实在,要么强调实在是由感觉与事件构成,且感觉是事件的经验。 巴斯卡通过表明经验预设了对象世界的不及物性以及科学对象的不及物与结构性特征,轻松处理了以上两种对立理论出现的问题。 与前两个实在相比,结构实在则是本质必然性的世界,是事物的根本属性与因果力的世界,它们导致出现被经验及潜在可经验的领域。 不过,巴斯卡所称的结构性领域并不具有统一形式,而是多层级的,其中低层级结构如脑与神经中枢系统引致高阶结构如心智与意识。 因此他的深度实在论意味着根据潜在的结构及伴随的生成机制,就能够理解真实世界的事件。

    在巴斯卡看来,正是因为没有对实在作出本体论与实在论的区分,才导致出现前述的认知谬误,进而让我们以为有关世界的人类知识的状态,就是我们对其拥有知识的对象性世界的状态。 而那些非实在论的科学哲学也在此犯下同样的错误,它们没有辨别本质必然性问题到底形塑了哪些可能的人类知识。

    上一篇:“宋学”的历史考察与学术分疏

    下一篇:墨家辩学研究的回顾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