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萧铭杨,林雨晴by涂花期小说

发布时间:2019-05-15 20:42编辑:本站原创阅读(40)

    《一夜情深:萧少的心尖尖》作者是涂花期,男女主角是萧铭杨,林雨晴的小说,一夜情深:萧少的心尖尖讲述了:“一百万,我买你一夜!”惨遭男友背叛的她很不甘心,于是跟陌生男人一夜疯狂,结果不小心惹到了某商界传奇人物。 “该死的女人,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某总裁恨得咬牙切齿……五年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归国,第一天上班,竟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似曾相识。

    面对他的步步紧逼,她果断拒绝,“总裁,我已婚!”本以为一切终于平静了,哪里知道自家腹黑又闷骚的儿子居然又主动找上了他……精彩章节“你要嫁可以啊,你去就得了,干嘛还得扯上我?”“我自己不好意思去嘛,你就当是陪我,去壮胆,再帮我物色物色!好不好?”“可是炫儿和真真……”去聚会一定是晚上,她怎么放心她们两个人……于薇得意一笑:“你放心好了,我可以先把他们带到我妈那儿让我妈照看一晚,我们聚会回来就去接。 好不好?”“可是……”“别可是了,你怎么这么罗嗦啊?就这么定了,过两天晚上我们就去聚会!”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林雨晴还在想着这件事情,所以有些魂不守舍,就连萧铭杨走到她旁边她都没有发现。 等到她发现的时候已经被吓了一大跳了,捂着胸口喘着气,雨晴在心里腹诽。

    这人怎么每次总是神出鬼没的,走路都没有一点声音的吗?还不出声,心脏不好的都被他吓死了。 想到这里,雨晴不爽地喘气:“总裁,你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要换成心脏不好的人,早就承受不住了!”说完,还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 萧铭杨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对待,当即脸就黑了一半,“林秘书,上班时间你不接电话还敢冲着上司吼?”听言,林雨晴一愣,这才听到桌上的电话一直在响。 猛地一拍额头,雨晴满脸悔意。

    她居然想事情想到这么出神,连电话响都听不到,天啊天啊!忙接起电话,在萧铭杨杀人的眼神中,她一句一答,良久才将电话挂上。 “对不起,是我走神了,我去给总裁泡杯咖啡上来。 ”说完,她赶紧起身,侧过身从他身边绕过去。

    茶水间到底要怎么拒绝于薇呢?她真的放心不下两个心肝宝贝。 疼——雨晴低头一看,原来是开水溢出了,她的手指直接被烫红,她疼得松开手,杯子砰的一声落在地上。

    “真没用!”一个女声自身后传来,雨晴回头。 竟然是上次那个告诉她要在咖啡里加糖里的人,见到是她,雨晴也没有什么好态度,瞟了她一眼就蹲下身去收拾残碎的杯子。

    其实这个女人是企划部的组长,张玉绮。 办事能力不错,平时在人前也是一副淑女的模样,在公司里备受好评。 可谁知道这么备受好评的她,会对林雨晴恶言相向。 见林雨晴不吭声,她更觉得她好欺负,上前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我可告诉你,秘书这个位置是多少人梦寐以求想坐上去的,但是这个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的,你可要小心了!”听言,林雨晴淡淡一笑,不作理会。

    张玉绮本来就是来给她下马威的,希望她会疯狂地跟自己闹起来,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副态度,气极道:“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的话?”拾了碎片,林雨晴扔向旁边的垃圾桶,张玉绮挡在她面前:“和你说话呢,你到底听见没有?”林雨晴抬眸,对上她,“听见了,又如何?”又如何?张玉绮瞪大眼睛,她不是应该暴怒吗?不是应该对她恶言相向吗?还有上次她陷害她的事情她不是也应该质问吗?“你是想告诉我,秘书这个位置也是你梦寐以求的吗?”心事被道破,张玉绮有些别扭,但一会儿又恢复过来,她冷睨着她:“是又如何?不只是我,几乎全公司所有女人都是这样想的。

    ”听言,林雨晴甜甜一笑,眯起了眼睛,笑道:“可惜呀,现在秘书是我,在萧铭杨身边的,也是我。

    ”当然,她对萧铭杨没有兴趣,她只是想做好工作而已,说这些话只不过是想气气这个女人罢了。 果然,张玉绮一听脸色立即变得铁青,咬牙切齿道:“林雨晴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就算是老女人,我也得到了你一直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不是吗?”说完,林雨晴优雅地转身离开茶水间,剩下张玉绮独自站在原地跺脚。

    回到办公室,林雨晴才发现要替萧铭杨泡的咖啡忘到脑后了,正当她想折回去给他重新泡的时候,一抹高大的身子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咖啡?”萧铭杨皱眉,看着她空空的手。 “呃……”雨晴有些为难地看着他,眼珠子一转,忙道:“萧总,刚刚闹肚子,我这就去给您泡。

    ”“不用了!”萧铭杨冷声斥道。 “呃?”“进来!”丢下一句话,萧铭杨便转身走了进去。 雨晴不敢多话,她今天在他面前已经犯了多次错误,只得乖乖地跟上去。 刚走进去,萧铭杨就丢给她一份资料。 雨晴接过之后,翻看了几页,而后便停止了翻动,拧起眉来,“这是……”“光是3号街的余氏茶业就整整损失了五百万,最近还在不断地亏损,这是余氏近几日不断递来的资料,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合作?投资?”林雨晴又翻了几页,扯唇冷笑:“现在的余氏不过就是一个空篓子,合作起来就必须花巨资投入,可是以现在的市场情况,投资余氏,只是有去无回。 ”萧铭杨没有说话,食指在桌面上轻敲着,没想到她只是刚来公司几日,就把市场还有其他公司了解得这么清楚了。

    想着,他拉开抽屉,拿出另一份资料丢在桌上。

    “你看看这份。

    ”雨晴瞟了他一眼,见他盯着自己,便伸手去拿另一份。 是江氏酒业的收购单,她瞄了几眼,便问:“萧总打算收购这江氏酒业?”“这只是暂时的想法,并没有开始实施,你有什么看法?”雨晴抬起头来,“有没有江氏酒业的具体资料和出购单?”萧铭杨又丢给她一份资料。 林雨晴接过资料之后便自然地坐在沙发上翻看起来,她看得很认真,低着头,根本没有去注意其他的。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只有雨晴翻页的时候才能偶尔听到那纸片摩擦发出来的沙沙声。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林雨晴一边看一边皱眉,而一会儿又舒展开来,一边点头:“我觉得这个收购计划不错,江氏会亏空的原因不在于酒业没市场,而是货物一直不齐全,客人需求的东西都没有,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

    上一篇:萧红怀着萧军孩子与端木办婚礼

    下一篇:萨曼莎·鲍尔佛蒙特大学2014毕业典礼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