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落魄王主:逐鹿扭乾坤

发布时间:2019-05-15 21:58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77)

    二人一路向前,路上聊一些文人趣事,也不孤闷。 走着走着,转眼到了饭点、日中午时了。

    二人走到一处酒楼,上挂牌匾:“昙香楼”。 “凌姑娘走了这么远,不如在这里歇歇脚,吃些饭食。

    ”素月点点头。 ——————昙香楼。 戚巍点了许多菜,二人谈天说地,也十分融洽。

    戚巍本是金陵人,有亲戚在京城,所以投奔亲戚在京城学习,本想着之后在京城参加发解试,不想户籍没拿到,所以只能回到原户籍。 而这一次便是回金陵参加发解试。 素月想不到,戚巍原来是个伪君子。 中途借口离去,素月迟迟等不来他。 而昙香楼是一青楼,见素月年轻貌美,便不肯放素月走,几个粗壮的汉子守在周围,素月也走不出去。

    素月只得把凤冠拿出,质问鸨母可认得,那鸨母不仅不认账还夺了去。 素月不是没想过用银票,只是那鸨母狮子大开口,把银票悉数交出去,自己又该怎么去江南,难不成一路乞讨。 素月想了一下,想要作一首曲来脱身,便要来纸笔,写下:乌夜登凤楼漫漫黄沙依依柳,霏霏雨雪瑟瑟霜。

    海棠凌霄飘零落,江山长卷旧残缺。

    叹夜长,何时现曙光?苦路远,何处可安身?朱纱青丝,国色佳人,付尽韶华抱寒衾;乌墨黄卷,扫眉才子,殚毕心虑换繁华。

    叹夜长,何时现曙光?苦路远,何处可安身?付尽韶华抱寒衾,殚毕心虑换繁华,殚毕心虑换繁华,殚毕心虑换繁华。

    曲谱便是《葬花吟》一段:“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花落人亡两不知,花落人亡两不知。 ”“若此曲大卖,可否放我离去?”“那就要看你曲子能不能卖到我说的这个数。

    ”鸨母见素月还懂诗词歌赋,更不肯放行了。

    素月无奈,只好留下来,素月被困在昙香楼,不由得心中诅咒戚巍发解试落选。 原来,那鸨母立足于京城,也是有大靠山的。 素月不在朝堂,久久幽居在幽兰殿,自然也不识得朝堂的人,也不知这家青楼的背后到底有多少势力错综复杂,自己无依无靠,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伺机而动。 但转念一想,想想现在是冬天,有个安身处也好,等到明年开春再走也不迟,在青楼也能和艺妓学一些歌舞诗词之类,也不乏味。 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了。

    在昙香楼的日子里,素月和众仙子名媛习诗词歌舞,虽然也有时候会受一些排挤,但也受多数姐妹照顾。

    学习中,素月有了灵感,又创作了表现千里江山的大型舞谱图《竹雨梅雪》,但这支舞谱规模巨大,气势磅礴,只适合大型场合作舞。

    不过鸨母依旧摆台,将舞谱稍稍改动,展演出来,结果此舞大受追捧,昙香楼名声噪起。

    ——————开春三月,素月想离开这里去金陵寻父母双亲,又无奈脱不开身。 这一天,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 这个客人任谁也不能满意,无奈请出了头牌的霓羽。

    素月心生好奇,到底是何人这么挑剔,忍不住在心中默念道:“霓羽也不行,霓羽也不行,霓羽也不行。 让我去玩玩……”之所以这么诅咒霓羽,还有另外一点私心,就是霓羽一向和自己不对,总有口舌之争,素月想着,若是这次霓羽也不能令那客人满意,想必一定会受鸨母责罚辱骂,这样就可以解气了,正好杀杀她平日里目中无人的威风,真想看看霓羽被鸨母骂得狗血淋头的样子;这时,自己出马,让众人刮目相看,鸨母当着众人的面叱骂霓羽,嘉奖自己,这事想想就兴奋。 若是再好的话,就让他为自己赎身。

    至于待客法子嘛,还是先看看来人再做权益之变吧!每每素月想着的,事情大都能成。 果不其然,霓羽被赶了出来。

    霓羽灰头土脸地从客房出来,鸨母捉急:“怎么,还是不行?”霓羽摇了摇头。

    这一切,素月都看在眼中,心中暗喜,却不动声色道:“妈妈,不如让我来会会这位客人?”“你?”鸨母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你看看你们这群废物,都不如一个新来的!”素月虽没看霓羽,却明显感到霓羽射来的灼灼旺盛的嫉妒之火。

    “妈妈可让我在窗边看看来客?”鸨母点了点头。 素月从窗里望去,隐约看到一个影子,倒吸了一口凉气:“竟然是他!可他到底是他(赫连天)派来接自己的,还是……或者他也参与其中,或许原本就是他(赫连天)的主意,又或者他什么都不知。 不管怎么样,都要试探一下。

    ”素月问鸨母要来了笔墨,在纸上写下:逍遥客萧艾萋萋斜风肃,青花残零雁空啼。 冷意最是皇城地,新雪掩去陈血垢。 映水月娥风华烬,落草/凝霜铁甲尸骨寒。

    谁人独善安其命,道是无情逍遥客。

    “妈妈,你把这首诗给他,问他‘落草’好,还是‘凝霜’好。

    ”这首诗是写失意的人,原本功名赫赫,却无奈被排挤,最终出走京城,选择浪迹天涯。 “凝霜”从意境上看,是最好不过了,表现了誓死效忠皇帝;“落草”虽意境差些,却又一语双关之意,一为对应映水,穿着铁甲的士兵埋没在战场的草地中,又暗指强盗,即与朝廷相对,与皇帝离心。

    若是选择“凝霜”,那么便还是友,若是选择“落草”,那便是敌。 当然,这样一个选择,对方固然不会想许多,更不知道作诗的人是谁,选择仅仅是下意识的,若是他心中敞亮,必然会选择“凝霜”,可若是他另有他心,他便更喜欢隐喻。

    鸨母把诗拿了进去。 不久之后,鸨母喜笑盈盈地出来:“姑娘可真是厉害,官人让你进去呢!”“他说了哪个更好吗?”“他说想见见姑娘。 ”素月屏着呼吸进了房间。 ******(闲士侃曰:宋太祖在立国不久,颁布法令:“应天下贡举人,自今并与本贯州府取解,不得更称寄应。 ”寄应,异地科考,就是在开封府参加科举要有户籍。 有关《乌夜登凤楼》,是喜欢听Winky诗的《菁华浮梦》,觉得歌词很美,所以抄了下来,又根据小说改了一下,原本是四字版,为了配《葬花吟》的曲谱,又改成了现在的版本。

    至于选择《葬花吟》,是因为这算是我弹琴练曲的第一首,也是诸多曲谱中最熟悉的一首,当然也饱含对《葬花吟》的痴爱。 上面曲谱里的诗句也都是《葬花吟》中最喜欢的。 至于鉴赏《乌夜登凤楼》,感觉有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题目,乌夜登高望远,忆起往昔,不尽怅惘。

    尤其是凤楼,本该是自己的,现在却被旁人夺了去,所以只能在晚上悄悄登上,抒发心中的愁怨。

    “漫漫黄沙依依柳,霏霏雨雪瑟瑟霜。 海棠凌霄飘零落,江山长卷旧残缺。

    ”前两句是怀念当初和皇帝一起在沙场并肩作战的时光,参见兴师偕行、谈云说月。

    后两句的海棠凌霄是为后面埋伏笔。 之所以是残缺而非泛黄,是指皇宫里有关素月的事情已成为禁忌,所以这一段是残缺的。 “叹夜长,何时现曙光?苦路远,何处可安身?”这一句表达素月对现在处境的惆怅,对未来的迷茫,不知何去何从,虽然身处迷境黑暗,却又仍怀有微弱的希望。 记得高考、考研时,每天早出晚归,路上是无尽的黑路,所以每天的早晚都是在找月亮,找一点点光明,让我能看到一点希望。 “朱纱青丝,国色佳人,付尽韶华抱寒衾;乌墨黄卷,扫眉才子,殚毕心虑换繁华。 ”这是素月对过去的自己一个概括,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但是为了换得盛世繁华无怨无悔,哪怕是一生孤寂。 “叹夜长,何时现曙光?苦路远,何处可安身?付尽韶华抱寒衾,殚毕心虑换繁华,殚毕心虑换繁华,殚毕心虑换繁华。 ”结尾借《诗经》采用了复沓手法,重章叠句、一咏三叹、回环反复,强调迷茫苦闷、孤苦无奈的情感,使之更加深远悠长而富含感染力。

    感觉回到高考,很久都没有鉴赏了,写得一般,献丑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篇:落袋为安情绪占上风 一季度偏股型基金遭遇净赎回

    下一篇:著名书法家潘兴东2019作品欣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