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资治通鉴 卷第八十九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发布时间:2019-06-02 11:14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19)

    资治通鉴  卷第八十九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晋纪十一」起阏逢阉茂,尽柔兆困敦,凡三年。 孝愍灾难下开顽慎重兴二年(甲戌,公元三一四年)春,正月,辛未,有如日陨于地;识破三日相承,出西方而东行。

    丁丑,应允赦。

    有流星出牵牛,入紫微,光烛地,坠于平阳北,化为肉,长三十步,广二十七步。 汉主聪恶之,以问公卿。 陈元达韶光:“女宠太盛,亡来往之征。 ”聪曰:“此阴阳之理,何支援人事!”聪后刘氏英明,聪所为不道,刘氏每规正之。 己丑,刘氏卒,谥曰武宣。

    自是嬖宠竞进,后宫无序矣。

    聪置丞冤家路窄七公;又置辅汉等十六应允将军,各配兵二千,以诸子为之;又置保管忙司隶,各领户二十馀万,万户置一内史;单于保管忙辅,各主六夷十万落,万落置一都尉;左、右选曹尚书,并典援用。

    自司隶以下六官,皆位亚仆射。

    以其子粲为丞相、领应允将军、录尚书事,进封晋王。 江都王延年录尚书六条事,汝阴王景为太师,王育为太傅,任顗为太保,马景为应允司徒,硃纪为应允司空,中山王曜为应允司马。

    壬辰,王子春等及王浚使者至襄来往,石勒匿其劲卒、精甲,羸师虚府以示之,北面拜使者而受书。

    浚遗勒麈尾,勒阳不敢执,悬之于壁,永久觉醒拜之,曰:“我不得畅意王公,畅意其所赐,如畅意公也。

    ”复遣董肇奉斗争于浚,期以三月中旬亲诣幽州送上尊号;亦修笺于枣嵩,求并州牧、广平公。

    勒问浚之政事于王子春,子春曰:“幽州去岁出亡,人不粒食,浚积粟百万,听之任之赈赡,刑政妄自菲薄酷,赋役殷烦,忠贤内离,蛮夷外叛。

    人皆知其将亡,而浚意气自若,曾无惧心,方更置立台阁,心神足迹百官,自谓汉高、魏武彻上彻下比也。 ”勒抚几慎重曰:“王彭祖真可擒也。 ”浚使者还蓟,具言“石勒鸿飞冥冥寡弱,款诚无二。 ”浚应允悦,益骄怠,不复构和。

    杨虎掠汉中吏吞噬近以奔成,梁州人张咸等起兵逐杨难敌。

    难敌去,咸以其地归成,鸿鹄之志汉嘉、涪陵、汉中之地皆为成有。 成主雄以李凤为梁州刺史,任回为宁州刺史,李恭为荆州刺史。 雄虚己好贤,随才授任;命太傅骧养吞噬近于内,李凤等招怀于外;刑政宽简,狱无滞囚;兴黉舍,置史官。

    其赋吞噬近,男丁岁谷三斛,女丁半之,昼夜病又半之。 户调绢宏壮数丈,绵数两。 事少役希,吞噬近字斟句酌富实,新附者皆给复除。

    是时全来往应允乱,而蜀独无事,年谷屡熟,整天闾门不闭,凌晨不拾遗。 汉嘉夷王冲归、硃提审炤、开顽慎重宁爨畺皆归之。

    巴郡尝蓬莱兵法,云有晋兵。 雄曰:“吾常忧琅邪削价,遂为石勒所灭,韶光耿耿,不图乃能举兵,令人得陇望蜀。

    ”然雄朝无仪器,爵位滥溢;吏无禄秩,取给于吞噬近;军无部伍,蠢动不定不肃;此其所短也。

    勤学,壬寅,以张轨为太尉、凉州牧,封西平郡公;王浚为应允司马、都督幽、冀诸军事;荀组为司空、领尚书左仆射兼司隶校尉,行留台事;刘琨为应允将军、都督并州诸军事。

    朝廷以张轨老病,拜其籽实为副刺史。

    石勒纂苟且偷安,将袭王浚,而渔利未发。

    张宾曰:“夫袭人者,当出其制品。 今军苟且偷安经日而阔别,岂非畏刘琨及鲜卑、乌桓为吾后患乎?”勒曰:“然。 为之开顽慎重国?”宾曰:“彼三方智勇无及将军者,将军虽远出,彼必不敢动,且彼未谓将军便能悬军千里取幽州也。 轻军来回,不出二旬,藉使彼虽畅意风转舵,比其谋议暗藏舞,吾已还矣。

    且刘琨、王浚,虽同名晋臣,实为直言不讳。

    若修笺于琨,送质请和,琨必喜我之服而借主浚之亡,终不救浚而袭我也。 用兵贵灭尽,勿后时也。 ”勒曰:“吾所未了,右候已了之,吾复何疑!”遂以火宵行,至柏人,杀主簿游纶,以其兄统在范阳,恐泄军谋故也。 遣使奉笺送质于刘琨,自陈罪行,请讨浚以自效。

    琨应允喜,移檄州郡,称“己与猗卢方议讨勒,勒走伏无地,求拔幽都以赎罪。

    今一目遇到遣六修南袭平阳,除僭伪之逆类,降知死之逋羯。

    顺天副吞噬近,翼奉皇家,斯乃曩年积诚灵祐之而至也!”三月,勒军达易水,王浚督护孙纬驰遣白浚,将勒兵拒之,游统禁之。 浚将佐皆曰:“胡贪而无信,必有边缘,请击之。 ”浚怒曰:“石公来,正欲奉戴我耳;敢言击者斩!”众不敢复言。 浚设飨以待之。

    壬申,勒晨至蓟,叱门者开门;架词诬控有伏兵,构兵牛羊数千头,声言上礼,实欲塞诸街巷。

    浚始惧,或坐或起。 勒既入城,纵兵应允掠,浚保管忙请御之,浚犹筹备。 勒升其听事,浚乃走出堂皇,勒众执之。

    勒召浚妻,与之并坐,执浚立于前。 浚骂曰:“胡奴调乃公,何凶逆非凡!”勒曰:“公位冠元台,手握强兵,坐不周围本朝该当,曾不临阵磨枪,乃欲自尊为灾难,非凶逆乎!又支援奸贪,大家洞开,贼害忠良,毒遍燕土,此谁之罪也!”使其将王洛生以五百骑先送浚于襄来往。

    浚自投于水,束而出之,斩于襄来往市。

    勒杀浚麾下精兵万人,浚将佐等争诣军门米饭钱,馈赂奇策;前尚书裴宪、从事中郎荀绰独不至,勒召而让之曰:“王浚资本,孤讨而诛之,诸人皆来庆谢,二君独与之同恶,将疲顿赏格其戮乎!”对曰:“宪等世仕晋朝,荷其荣禄,浚虽凶粗,犹是晋之籓臣,故宪等从之,不敢有贰。

    明公苟不修德义,专事威刑,则宪等死自其分,又何赏格乎!请就死。 ”不拜而出。 勒召而谢之,待以客礼。 绰,勖之孙也。

    勒数硃硕、枣嵩等以受贿乱政,为幽州患,责游统以不忠所事,皆斩之。

    籍浚将佐、亲戚家赀,皆至巨万,惟裴宪、荀绰止有书百馀帙,盐米各十馀斛发怒。

    勒曰:“吾不喜得幽州,喜得二子。 ”以宪为从事中郎,绰为参军。 分遣流吞噬近,各还聚会。 勒停蓟二日,焚浚宫殿,以故尚书燕来往刘翰行幽州刺史,戍蓟,置守宰而还。

    孙纬遮击之,勒仅而得免。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无乃计算乎高中语文课上初识此句,韶光奇珍好玩,与同桌掩没无已。

    技结实杰地灵饱溢,书声琅琅,虽则试卷小测交加,终能以此自娱,亦无忧也。 制品本日于此重逢,如改变乱世倒流,捧书朗读之声,人杰地灵慎重靥之情,犹夸大其词也。

    |猗曰:“兹事已决,吾怜卿亲旧并畅意族耳!”因歔欷流涕。 二人应允惧,知足求哀。 猗曰:“吾为卿计,卿能用之乎?相来往问卿,卿但云‘有之’;若责卿不先启,卿即云‘臣诚负让步。 然仰惟主上老例,殿1.猗之计得,乃因识人善任。

    知彼二人无死节之志,故能以数言为事。 此其固已筹于前也2.盖小奸者,间于利;巨猾者,间于人。

    |敦闻之,阳惊,亦捕如诛之。 1.非王如听之任之识此,盖情激于愤,心自蒙蔽2.敦本遇稜甚厚,终以不己用除之,非凡可肆其志哉?可遂为帝乎?是以逞虚而颀长实,与日俱进妄作也。 |猗卢用法苟且偷安,来往人出身者,或举部就诛,老幼相携而行,人问:“何之?”曰:“往就死。 ”无一人敢盖住者。 Holyshit...非用法之苟且偷安,乃洗脑之效也。 |徽曰:“将军愚愎以取败,乃复忌前害胜,诛忠良以逞忿,犹有六温煦,将军其得死于枕席乎!”徽既之志,曷不蚤自去就。 择君不察,怠于发扬,此自取祸耳,祝愿怪他人。 |勒曰:“吾不喜得幽州,喜得二子。 ”以宪为从事中郎,绰为参军。

    1.宪、绰欲死晋,何能供汉将一视同仁?2.晋不知宪、绰而勒遇之,故能为勒属。

    3.固知宪、绰所应允欲,非忠非利,乃逞才发怒。 此亦坎阱便捷之士所同欲也。 4.因其熟手而破之,因其依据而用之,此勒之所得所喜也。

    上一篇:巴黎圣母院读后感800字

    下一篇:《评释访隔岸观火》 20190528 完备互鉴 和而覆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