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儿童诗歌

流浪苦少年,犯罪后备军?

发布时间:2019-06-25 21:0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63)

    流浪苦少年,犯罪后备军?

    广州人和我老爸一样,没有把我当一个存在看待  我最怕的是别人看我的那种眼神,那种骂你是贼,看不起的眼神  被不认识的人打我从来都不会哭,只有被亲人打的时候我才会哭  没办法了,我也只能去犯罪,被抓坐牢,还很可能被枪毙    扒火车过来,被“黑老大”捡了当小弟,第一次犯罪从火车站开始,一朝失手被警察送到流浪儿童救助中心,严重的进少教所或少管所,出来后,往往又走上老路。

    ———这是流浪在广州的问题少年的典型命途。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等机构对北京、杭州、上海等九城市进行抽样调查推算,全国流浪儿童应该在100万至150万间。   “他们是可怜的一群人,又是很危险的一群人。

    如果这个社会抛弃他们,他们也一定不会再对这个社会怀有善意。

    他们随时可能成为城市犯罪的后备军。 ”一位跟踪拍摄这些流浪少年达一年之久的摄影师说。     “你们都以为贼很可恶,从来不会害怕,也不会有心理压力,其实你们错了,我们也很紧张,像我,每次偷的时候都特别害怕,倒不是怕被抓住受惩罚,受惩罚是应该的,我不怕,我最怕的是别人看我的那种眼神,那种骂你是贼,看不起的眼神,我特别害怕。 ”  ●人物:方国国  南方周末记者在广州市一个城中村的小餐馆厨房里看到了曾经的问题少年方国国。   厨房外艳阳高照,厨房里打下手的方国国挥汗如雨。   这个17岁的少年已有很多白发。 他说以前从来没有,是进少教所后长的。 他在广州流浪数年后因抢劫被抓,解教后被介绍到桂姐餐馆已工作数月。   他看上去很干净,皮肤白,待人接物安静羞涩。 只是手上布满了各种伤痕,他说这是偷东西时被打的。

    他曾经在广州街头凶神恶煞地抢过手机,扯过耳环。

      他平淡地笑笑:“我5岁就开始偷东西了。

    ”      “手和脚差点被追我的人砸烂了”  我5岁的时候,妈妈就到上海打工去了。

    我是湖南农村的,家里很穷,爸妈都不要我,就和一个朋友扒上火车来到了广州。 那年我14岁。

    我们许多人都是扒火车来广州的。

      出站后,我和朋友坐在车站口,袋里没有一分钱。 半小时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过来问我们饿不饿,吃完东西后,就把我们卖给了一个老大。

    广州少教所里的兄弟,十个有九个是这样被老大捡过来的小弟。   老大威胁我,不抢就打死你!第二天一早,老大就带我去“实战演习”,先看其他小弟怎么现场抢夺手机,然后就把我带到另一个闹市区。

    老大指着一个女人叫我快去抢,结果我太紧张了,第一次作案就被抓住了,拘留了24小时。

      第二天放出来后,我跑到公园草地上大睡一觉。 醒来发现,两个裤口袋都被刀片刮开了,幸亏里面老大给的5块钱还在。

    那时我忍不住就笑,太荒谬了,一上手就被同行盯上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拿这5块钱吃了早饭,我还是觉得很饿。

    这时,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过来,说要带我去吃东西。

    他们对我很好,饭后带我去见了另一个老大,他们没有强迫我干这个。 我在他们那里住了几天。

    有一次我看到他们在付房租,一个月400块钱,我很羞愧,我不能白吃白住啊,就想再干一把,报答他们对我的好。   接下来的几次都很成功,但进少教所前的那次作案特别惨,手和脚差点被人砸烂了。

    上一篇:最后母亲还是执意把存折塞进了她包里

    下一篇:没有了